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Scream My Name

有人说,黄少天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恋爱对象,舞台就是他最热烈火辣的情人。

黄少天的正牌男友——叶修突然有些吃醋地想起了这句话。


今天是黄少天这次巡回演出的第一站第一场,叶修结束行程赶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开始了最后一遍彩排。他年轻的恋人正在台上听取工作人员的提醒,随后继续确认流程,丝毫没有注意到台下VIP席上多了一个人。


叶修并没有真的想和舞台争宠的意思,只是坐在台下目不转睛地看着认真工作的黄少天,因为他比谁都更了解那份心情。

作为出道即登顶,连续霸占三年年冠的一代传奇,他是联盟第一位、也是当年唯一一位能在这个舞台开个人演唱会的艺人。然而即便是他这样的大前辈...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3)

“你怎么?”叶修用口型问道。

黄少天困惑地摇了摇头,他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前一刻还在远处的自己是怎么移动过来的?然而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间,三人互相交换一下眼神,暂时先撤退回大营。

“我去探看了一圈,果然和我在虚空看到的一样,里面不是普通的人类,大部分都是魔法生物。”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黄少天充分发挥了语速优势,飞快介绍说,“他们的生命是以魔力为基础构成的,一般的物理伤害只能消耗他们,很难直接消灭他们。除非有你这种程度的力量,普通的人类士兵很难直接消灭他们。”

“看来战术还要着落在我们几个身上,”叶修又问道,“你呢?你很擅长消灭他们吗?”

黄少天想也不想地回答:“当然,我是最强的。”

叶修被他理所...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2)

叶修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碰了碰青年的脸颊,这就是消失在喷水池深处的那个金色的光点带回来的回应吧。

从手指最初触到池水那刻就明白了。这个魔法阵能给他的既不会是锋利的武器也不会是强大的魔法,那样丰沛而缠绵的情绪只有一种解释。这个魔法连接的,只可能是立在神殿另一端的夜雨声烦。

那么继承了一叶之秋的血脉的他,通过这个魔法连接到的,恐怕就是夜雨声烦的后人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但一定不是因为恶意,说不定会成为他关键的助手 扭转眼前的局势。

只是这人是怎么搞成这样的?叶修思考间已经替他卸下了身上的轻铠,虽然外袍完全被血浸透,幸好里面伤势并不重,看起来只是因为精疲力竭昏过去了而已。

叶修抓起千机伞,按安文逸平时做...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1)

“叶修!”苏沐橙惊讶地看着一头闯进屋里的兄长,目光立刻被他小臂上的绷带吸引过去,“你受伤了?”


兴欣古城坐落于天芒山脉中,从来罕有人至。这次被不明来路的敌人攻击,暂时落于下风,但两军对垒从未有人能伤得了叶修一分一毫,兴欣上下都相信叶修绝不会失败。苏沐橙在古皇宫中总揽后方事务,突然见到驻军在前线的叶修带伤闯进来,不由大吃一惊。


“没事,我自己试了一下。”叶修随意地摆了摆手,“我那时候留在嘉世的东西,你带来之后放哪了?”

“你要找什么?”苏沐橙问。

“一叶之秋的手记,你记得吗?”

“在你书房。”苏沐橙知道叶修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便顾不上询问他的伤情,先带叶修奔去书房寻找。


几年前,震惊...

看到李松蔚老师一段话,觉得有点意思:

“ 损友之间常常开一些不体面的玩笑,你打我一下,我踹你一脚,显出一种亲热。这个亲热的本质不只是说:你打我,我不生气。更是在说:我可能生气,但我们的关系也担当得起。 ”


我觉得叶黄的魅力与此有一定类似之处。有人觉得这段关系中阿黄过于主动,明显单箭头等等,我个人是不这么觉得的。


黄少天可爱的画风下其实是一个厉害角色,老叶没下限的表象下是个正直无私的人。

对于一个冷静独立,并不老好人的人来说,付出高程度的好意是需要心理准备的;

对于一个正派大方,并不爱贪便宜的人来说,接受高程度的好意是需要心理准备的。

倘若两个人不够熟悉,突然给出和收到巨大的好意,两个人都会...

平坑了,准确说是第一部完结,理论上是还有第二部什么的,不过就是之后的事了

暂时的计划是先休息一下,然后开个新坑,是个架空魔法世界的故事,关于一个战士和一个魔法师的奇妙关系。希望能让它尽快出现∠( °ω°)/

【叶黄】江湖夜话 10 (完结)

  擂台赛前的几天,叶修和黄少天之间始终弥漫着尴尬的气氛,似乎一场并肩战斗不仅没有让他们重新变得亲近,反而更加间隔开了他们的距离。黄少天又回到了看叶修做什么都不顺眼的模式,总好像找茬想和他打架似的,叶修摸不准他的想法,只能事事都纵容着他,黄少天却好像因此更窝火了。

  但蓝雨其他人终于到了凤梧山庄,双方打过招呼之后,黄少天却没有归队,仍然和从前一样和叶修住在同一间房里。叶修察觉到了这个问题,但要开口询问的话怕被黄少天误会在赶他走,便当做不知道一样。

  黄少天应该不是真的讨厌他,叶修怀疑着,但想不通这孩子为什么会这样,是在等叶修主动去找他和好吗。这原本不难,但接下来要怎么办着实令叶修十分犹...

【叶黄】江湖夜话 09

  叶修在房中反复想着黄少天对他的表白,和他说话时决绝的神情。这孩子当真知道自己说了多惊天动地的言语吗,他说完就走,是认定我即使听了这番话也不会动摇吗?叶修越想越是为难,深悔自己回答太快,那小孩心气高傲,颇有些吃软不吃硬,倘若日后慢慢讲给他听,或许还能说服他,结果一时把话说得顶住了,黄少天就算一开始只是孩子话,这么一赌气反倒坐实了,以后恐怕真的会“永远喜欢你”。叶修抚弄着手里两半玉玦,烦忧不已。

  

  正在这时,叶修忽然听到一阵破空之声,一件物什从窗外飞进屋中,叶修起身先藏到窗口看去,外面一个灰色人影一闪,向远处跑了。叶修拾起那物,却是一片青布,里面包了一块石头和一封信,展信看时,里面...

【叶黄】江湖夜话 08

另一边,叶修别了百花几人,转身回房间去寻黄少天。平心而论,叶修觉得自己没做错什么,他说的确实字字真心,也从未做过任何对不起黄少天的事,而黄少天的怒火不免来得有点莫名其妙。但他知道那小孩心气高,要是一不小心认了死理一定不肯认输,所以还得是他去问问。反正大道理以后有的是时间讲,眼下先弄明白黄少天在气什么更要紧。

  

  叶修推开房门,看见趴在桌边的黄少天抬起头看过来,叶修回手关门走过去,感觉他神色比刚才赌气走的时候又不一样,却说不出来哪里不同,挨着他身旁坐下,柔声问:“怎么了,少天?”

  “叶修……”黄少天一出声才听出自己声音有点哑,忙咳了两声掩饰过去。叶修听他咳嗽不禁担心,替他抚着后背...

1 / 5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