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玻璃窗外的鸽子(1)

黄少天逆着放学的人流跑到高二2班找叶修的时候,高二的学生们正在进行浩浩荡荡的人口大迁移。

他扒在门口向里张望了一眼,叶修不在,班里只有十来个人,还在从书桌里收拾东西,恰好没有一个是和他熟识的面孔。一个女生反抱着书包正要往外走,黄少天冲她问了句“你们在干嘛?”,对方极简短地只回答了两个字:“搬家。”

黄少天让开了门口,在墙边站了几分钟,从人群来往的路线和传到他耳边的闲谈里弄清楚了一件事:高二整个年级的学生都在搬教室,从主楼搬到旁边另一栋教学楼里。

好好的,搬什么?

黄少天还在高一,对学长学姐的心情没有什么感触,他的反应只有一个:这下找叶修玩不方便了。高一3班在二楼,高二2班在三楼,两个教...

【叶黄】Scream My Name

有人说,黄少天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恋爱对象,舞台就是他最热烈火辣的情人。

黄少天的正牌男友——叶修突然有些吃醋地想起了这句话。


今天是黄少天这次巡回演出的第一站第一场,叶修结束行程赶过来的时候,黄少天已经开始了最后一遍彩排。他年轻的恋人正在台上听取工作人员的提醒,随后继续确认流程,丝毫没有注意到台下VIP席上多了一个人。


叶修并没有真的想和舞台争宠的意思,只是坐在台下目不转睛地看着认真工作的黄少天,因为他比谁都更了解那份心情。

作为出道即登顶,连续霸占三年年冠的一代传奇,他是联盟第一位、也是当年唯一一位能在这个舞台开个人演唱会的艺人。然而即便是他这样的大前辈...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3)

“你怎么?”叶修用口型问道。

黄少天困惑地摇了摇头,他完全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前一刻还在远处的自己是怎么移动过来的?然而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间,三人互相交换一下眼神,暂时先撤退回大营。

“我去探看了一圈,果然和我在虚空看到的一样,里面不是普通的人类,大部分都是魔法生物。”在这样的紧急情况下,黄少天充分发挥了语速优势,飞快介绍说,“他们的生命是以魔力为基础构成的,一般的物理伤害只能消耗他们,很难直接消灭他们。除非有你这种程度的力量,普通的人类士兵很难直接消灭他们。”

“看来战术还要着落在我们几个身上,”叶修又问道,“你呢?你很擅长消灭他们吗?”

黄少天想也不想地回答:“当然,我是最强的。”

叶修被他理所...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2)

叶修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碰了碰青年的脸颊,这就是消失在喷水池深处的那个金色的光点带回来的回应吧。

从手指最初触到池水那刻就明白了。这个魔法阵能给他的既不会是锋利的武器也不会是强大的魔法,那样丰沛而缠绵的情绪只有一种解释。这个魔法连接的,只可能是立在神殿另一端的夜雨声烦。

那么继承了一叶之秋的血脉的他,通过这个魔法连接到的,恐怕就是夜雨声烦的后人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但一定不是因为恶意,说不定会成为他关键的助手 扭转眼前的局势。

只是这人是怎么搞成这样的?叶修思考间已经替他卸下了身上的轻铠,虽然外袍完全被血浸透,幸好里面伤势并不重,看起来只是因为精疲力竭昏过去了而已。

叶修抓起千机伞,按安文逸平时做...

【叶黄】以你的姓名为约(1)

“叶修!”苏沐橙惊讶地看着一头闯进屋里的兄长,目光立刻被他小臂上的绷带吸引过去,“你受伤了?”


兴欣古城坐落于天芒山脉中,从来罕有人至。这次被不明来路的敌人攻击,暂时落于下风,但两军对垒从未有人能伤得了叶修一分一毫,兴欣上下都相信叶修绝不会失败。苏沐橙在古皇宫中总揽后方事务,突然见到驻军在前线的叶修带伤闯进来,不由大吃一惊。


“没事,我自己试了一下。”叶修随意地摆了摆手,“我那时候留在嘉世的东西,你带来之后放哪了?”

“你要找什么?”苏沐橙问。

“一叶之秋的手记,你记得吗?”

“在你书房。”苏沐橙知道叶修不会无缘无故这么做,便顾不上询问他的伤情,先带叶修奔去书房寻找。


几年前,震惊...

【叶黄】经年不渝 01

夜幕已降,浓重的墨色温柔地裹住每一幢建筑,B市机场灯火通明,叶修在飞机上,远远便看到航站楼玻璃幕墙透出的璀璨光芒。


等行李的时候,叶修开了手机,低头先给黄少天发去了消息。


“下班了吗?”


“还没,你到了?”


“刚下飞机,晚点了半个小时”


对面的窗口突然停顿了几秒,叶修立刻知道这是小剑客在读条了,果不其然,等他伸手把行李取下来再看手机,足足一屏有余的大型文字泡占满了整个窗口。


“你晚点半个小时都到了我还没下班老板没人性呸呸呸不对不对我爱加班加班使我快乐老板就是天就是地但我好想现在就见到你要是你到家了我还没回去怎么办你饿不饿家里泡面吃完了你想吃东西先买点什么吃吧...

【叶黄】经年不愈 11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

雨过天晴,路面积水不久全部蒸发,因为下雨稍降的温度很快回升,暑热掩盖了一切发生过的痕迹。

 ...

【叶黄】经年不愈 10

蓝雨本赛季的最后一场比赛结束,黄少天突然做了一个自己也说不清楚理由的决定,鬼使神差跟上了兴欣接下来的行程。

喻文州问他时,他的解释是:“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但黄少天很清楚,他一点都不希望叶修输掉比赛,但“我想看叶修再拿一个冠军”这种话,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对人承认。


总决赛第一轮将在兴欣主场举办,黄少天也随着兴欣的日程从Q市飞到H市,却没有和同样来观看决赛的蓝雨其他队员汇合,而是单独选在离兴欣不远的一家酒店住下。

晚饭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黄少天扣上一顶棒球帽,轻装出门,熟门熟路地向兴欣方向走去。

这个城市对他有太多独特的意味,仅仅是走在附近的街道上,就升起了一种说不清的怅然。...

【叶黄】经年不愈 09

前文:

(1)    (2)    (3)    (4)    (5)    (6)    (7)    (8)


>

这是他给自己的谢幕。


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想要永久埋藏的伤口日复一日地刺痛着他,


他再没有力气继续假装下去,再没有力气去维持一个完好...

1 / 7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