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经年不愈 03

黄少天再回到宾馆时早过了凌晨一点,刚刚在车上一路都在盯着手机所以头有些晕,他贴着墙边小心翼翼地溜过喻文州的房间,刷开门缩回自己的屋里,没做其他多余的事直接钻进被子里,指尖再次触亮手机荧幕,果然又有一条新消息在等着他了。

“人呢?死缠烂打磨着我上了线怎么没说几句又没影了?”

“滚滚滚,谁磨你了,我那叫要求,要求懂吗?我刚下车回来,以为都跟你一样啊动不动玩失踪。对了我跟你说以后QQ保持在线啊省得总是找不到你人。”

“那行,稍等一下啊,让哥先把你拉黑了,以后好天天挂着。”

“混蛋,那我要你在线还有什么意义,方便苏妹子找你吗?”

“我跟沐橙都是打电话的。”

“靠,我说你怎么这么放心一直不上线呢,除了苏沐橙我们都可以不看不回是吧?”

“少天大大不要这么谦虚嘛,只有你的消息我特别懒得看而已。”

“我哪里得罪你了?”

“少天同志对自己的吵人程度缺乏自觉啊,你看我这么多天没上QQ了,刚一上线看未读消息,除了群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你,我这么说你能对自己话有多少有个客观认识了吗?”

靠,那不是因为我对你……黄少天心慌了一下,咬着牙接着打字:“你之前连个手机都没有,游戏账号也交了,除了QQ我还能怎么联系你啊。对了今天给我打过来的是你新号?以后我可以电话找你了?”

“那个是问我们网吧一妹子借的,就是刚才和我们一起下副本的那个寒烟柔。”

“哦,那个战法妹子啊,虽然意识还比较业余,但是手速已经是职业级了。”

“她才玩荣耀没几天,但是非常有天分。”

“才玩几天就这个水平?妹子有前途啊,你等我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有没有兴趣到我大蓝雨来。”

“她值白班的,已经睡觉去了。”

“好吧,那我明天打。”

叶修在另一边又好气又好笑:“小朋友翅膀长硬了啊,当着哥的面就敢挖人?”想想又补了一句:“你别看她是个妹子,脾气可硬,你给她打电话她肯定受不了你话痨,不如直接约她竞技场见,战斗对她比较有吸引力。”

“那当然,和我这样的高手过招的机会可是求都求不来的。”黄少天发出去了之后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等等,你根本就是算计着让我做免费陪练吧?”

哟,反应过来了,叶修乐了一下又回过去:“你什么时候和你们队长学得心那么脏?我不是在教你勾搭人的正确攻略嘛,对于不服输又不怕输的人,这种办法最好用了。你有事没事多陪她pk两场,时间长了说不定就能培养出什么特别的感情来,她就答应去你们蓝雨了呢?”

我怎么觉得这个剧情特别眼熟呢?

黄少天的心开始猛地跳了起来,如果老叶真的是这么勾搭人的……等等,冷静一下——如果叶秋一直都是故意的……他强制自己平静下来,假装若无其事地回问了一句:“我觉得这个办法不太靠谱啊,你看我们pk这么多年了,你对我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吗?”

“有啊”

一个极简短的文字泡跳入视线,黄少天无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再也压抑不住剧烈的心跳。

又一个文字泡跟了出来:“我刚不是说了觉得你特别吵?”

靠!又耍我!黄少天撑起身子在床上稍微坐正了点,恼羞成怒地大爆手速,连打了半屏的“混蛋”发过去。

“哎别激动啊,我是说真的,你看除了你们蓝雨的不算,联盟其他人肯定都没我感受得这么深刻。”

次奥,别人肯定也没有我对你的不要脸感受得这么深刻。他用额头撑在膝盖上难受地想,盖在双腿的被子温柔地将他陷入其中。

 

你对我到底是什么感情?

 

他以前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只是也没太纠结过。

他没自恋到觉得叶秋也喜欢他,但毕竟联盟这么多选手中,他只和自己格外交好,因此在叶秋心里,他大概也是有那么一点点不一样的。

这个判断应该并不出格吧?他曾经是这么想着的。

 

他突然觉得周围的温度冷了下来,才想起回宾馆之后忘了开空调。12月的H市室内比室外还冷,只是刚才聊得太兴奋了一直没注意到。

黄少天起身到桌上摸到空调遥控器设完温度又重新窝回被子里,顺着叶秋的话茬扯开话题,然而再也无法像往常一样自然地维持在应有的限度,忍不住不甘心、或者不死心地换着办法反复试探。

极深的夜色裹挟着他。还没来得及被空调温暖过来的房间里,寒气越来越重了。

 

今晚的叶秋看起来与他认识了三千多个日夜的那个叶秋没有任何区别。虽然被迫离开嘉世,在路边一家小小的网吧容身,做着不利健康的夜班,拿着一点菲薄的薪资,他却没多在意自己处境的窘迫,对荣耀的信念依旧始终如一。

然而荣耀之外还有很多事情,从未在他注意力的列表之中,从未被他分配过精力去经营。

 

他不在乎等,不在乎用漫长的时间将微小的可能熬煮成一个一击必杀的时机,甚至不在乎这交换是否公平、代价是否值得、过程是否孤寂难耐——只要最后能握住他想要的结果,他就能得到足够的快感和满足。

……然而如果一直以来就没有任何可能呢?

 

这是第一个夜,让他觉得需要直面一些过去从未意识到的事实。

 

其实从一开始叶秋就是这样的人,他不是不知道。

他和周围人的情谊是顺其自然的,不会去刻意抗拒什么不会对不起别人,却也不会特别去特别注重培养和别人的感情。他和黄少天特别熟悉,更多是因为黄少天不会因此心怀芥蒂,愿意主动去亲近他罢了。

但黄少天并不介意,因为他懂得。

叶秋对绝大多数事情不以为意的背面,是他对荣耀十年如一日的专注与执着。

那份纯粹是那样耀眼,夺走了他这么多年的迷恋。

 

他动心得太早太年轻,年轻到以为自己有无限的时间和耐心去追逐一个可能。

他以为自己可以在叶秋生活中和感情上占据一个位子,却还是在这样一个夜里发现自己只不过是对方在荣耀世界中遇见的又一个人而已。

 

他随意地拼凑着词汇维持回复的速度,支撑着语气将自己伪装回平常和他对话的模式。文字泡里你来我往的交锋突然变得如此陌生,他看着屏幕上两个人对话的语气,竟生出几分依恋来。

对他所伪装好的,依然在过去的逻辑里完美运行着的世界。

 

屏幕里依然活泼吵闹、一撩就炸的“夜雨声烦”,和屏幕外熬了快一个通宵、身与心都已经精疲力竭的“黄少天”。到底哪个才是真实呢?

 

 

太阳升起了。

他有些怔忪地望向窗口渐亮起的天光,突然觉得过往所有的感情都荒谬得可笑。

 

 

 

 

 

黄少天再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闹钟及时地阻止了他迟到的可能性。简单地将自己收拾出个人样,勾上一幅墨镜掩饰黯淡的眼圈,出门的时候正碰见喻文州也走出了隔壁门口。对方向他投来惯常的微笑:“少天,早上好。”

他也毫不吝惜地还以极灿烂的笑,喋喋不休地讲起对昨晚比赛的一些新看法。有些用力过度地试图把飘忽不定的精神重新扯回眼前日常的世界。

于是去往机场的路上,同辆巴士的蓝雨队员们的耳朵惨遭荼毒,无一幸免地被副队长比往常还要毒上几分的话痨功力折磨得彻底。

 

萧山机场的登机口,广播声音响起,蓝雨一行人依次排队准备上飞机。

巨大的落地窗外晴光正好,冬日的暖阳无畏地直射而下,穿过玻璃将他笼罩在炽烈的光线之中。

他握了握自己冰冷的指尖,迈进了幽暗的连接桥。

 

登机坐好,精神上虚假的饱满泄了气一般地迅速干瘪下去,他重新感受到不可抵抗的疲倦与熬夜后的头痛。他侧过身在椅背上无意识地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点的角度闭上眼睛。

 

还在登机中的人们路过他穿梭着。

行走的脚步敲下的声音,衣料摩擦的声音,空姐表达欢迎的声音,放置行李的声音。

机内广播响起的声音,安全带搭扣的声音,遮光板滑动的声音,机上杂志被翻开的声音。

 

他听到身边传来一阵窸窣,是喻文州替他盖上了毯子。

加速度的力量推上他的脊背,这本是再普通不过的一次起飞,他却前所未有地感觉这座城市正在与他别离。

 

飞机内的温度随着高度的拔升降了下来,他紧了紧怀里的毯子,抵抗着某种寒凉的空虚。迷迷糊糊之间,突然想到一件很久很久之前的事。

 

那是某个还在训练营里的夏天的事,暑热蒸腾着城市的空气,训练营里某个相熟的小伙伴邀他出去吃烧烤,他欣然从命,然而去烧烤摊的路途中却发觉友人的神色不同寻常。果然对方两瓶啤酒下肚之后就忍不住抱过来开始倒苦水,和黄少天讲喜欢的女孩怎么甩了他,他有多没法接受,他们在一起做过的事许过的诺言。讲到情深处仰头又灌了一大口酒,哽咽着开始念叨他有多喜欢她,她当初又有多喜欢自己。黄少天喝了半瓶,这会只是稍微有点迷糊,把抹过来在他衣服上蹭着鼻涕眼泪的小伙伴拎回桌边,看他趴在桌上犹自嘟嘟囔囔地说着一定要把她追回来云云,青春初期的少年啃着啤酒瓶口忍不住将心比心推人及己地想了一下:如果自己有一天得知喜欢的对象不再喜欢自己了之后,一定也会忍不住很难过吧。

 

时至今日,恍惚间再想起来的时候,晕开的怀念的色彩中不可克止地多了一份对懵懂岁月的讽刺。

 

失去了某个人对自己的喜欢其实应该叫做“失被恋”才对。

失去了自己喜欢着他的心情才是真正的“失恋”呢。

 

他连自己都没察觉地轻笑出声。于这万米高空之上,自叶修退役那天以来,第一次无比安稳地睡着了。

评论(18)
热度(185)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