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经年不愈 07

荣耀联盟第十赛季常规赛第六轮,蓝雨远赴H市,客场对阵新队兴欣。

飞机准备着陆的时候,黄少天看着窗外的久违的萧山机场,不禁有些唏嘘。

后排的郑轩宋晓也已经讨论起来,第八赛季上半期与嘉世的比赛结束后,下半期再遇到嘉世便是蓝雨主场,第九赛季嘉世出局,与兴欣一同挣扎在挑战赛里,H市不再拥有联赛队伍,直到第十赛季的今天,蓝雨才再次踏足H市。

“好像是好久没来H市了,有两年了吧?”喻文州也听到了后排的谈话,微笑着转向身边的黄少天。

黄少天不觉有点紧张,嘴快过脑地先回了队长话:“差不多,还不到两年,上次来的时候不是冬天吗?反正我记得超级冷来着,现在这个天气看起来不错,秋高气爽的,不然比完赛我们出去玩吧队长?”

“呵呵,”喻文州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轻笑出声,“说到出去玩,上次来的时候,少天倒是悄悄出去找叶神玩了呢。”

“求忘掉……”

“第二天返程的时候,你上了飞机就睡着了,不知道前一天玩到什么时候才困成那个样子。”

黄少天彻底无语了。他很想辩解一下他什么都没做帮人刷了个副本之后就回酒店了只是聊得比较晚而已,但不论刷埋骨之地还是和叶修聊了一通宵都不是什么有力的辩解,更何况这段故事在他心里算是人生第一大黑历史,怎么可能轻易跟人交代。

飞机停稳,喻文州恰到好处地停住了话题,用让人看不透的笑容最后叮嘱道:“今天比赛后少天再‘出去玩’的话,可要记得先知会我一声,别玩太晚了。”

  

当晚八点,萧山体育馆。

黄少天跟在喻文州的身后从选手通道走出来,借着和喻文州说话做掩护,眼神不断地向兴欣的选手通道一侧乱瞄。和叶修带领的队伍打比赛是再熟悉不过的事,然而在比赛开始前见到他却还是第一回。遥遥相对的另一侧,那个经久未见的身影明明看上去很熟悉,却好像和停留在自己印象里的那个叶秋之间又隔了些什么。此刻时间场合都不允许他细想,只能先按下所有的感情,用和身边人对话的方式拽回不断向别处飘的思绪。喻文州似乎也注意到了黄少天今天过于兴奋,在全员到位之后意味不明地拍拍他的肩,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转身去叮嘱别的队员。

过去的叶秋因为躲避摄像头,队前握手这样的环节也是从不现身的。因此对阵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在这种场合下见到叶修。高光和阴影勒出眼前人的轮廓,常年不见天日的室内环境养出来的苍白皮肤,眼睛下青黑的颜色,一成不变的懒洋洋的神色。

曾经集中所有神秘光环的叶秋在两年的跋涉之后以最土的现实站在他面前,向他伸出手来。

这就是我喜欢过那么多年的人吗?

这就是我喜欢过那么多年的人啊。

他像对待其他任何人一样,伸出手迅速地握了一下就又换向下一个人。掌心留恋地触及过那片曾经令他心跳难耐的温度便烫手似地挥落。

从两年前的那个凌晨以来,他所拼命想要适应的一整个新世界第一次让他感觉到如此真实。而他曾经留恋过的“爱情”是那样温柔的幻觉,是遥远的光芒折射出的、看得见却走不到的海市蜃楼。

当晚蓝雨的发挥很好,前一年的阵容变动已经被这个有着强大包容力的群体在一年时间里消化吸收,而兴欣作为一支新队,队内的磨合还远未成型。

一场比赛赢得毫不吃力,蓝雨的副队长却在当晚久违地失眠了。

将近两年的时间,黄少天本以为他已经能对一切不以为意。夏休在网游里遇到的时候,他自认对那个花花绿绿的角色没有过一分一毫的心动。可见到本人,到底是不一样的。

他不受控制地反复回想起赛前叶修向他走来的样子,每一点动作、每一丝神情,都像刻进头脑里一般清晰。行动中每一个细节,都会让他无法自拔地思量。

指尖碰到叶修手掌的那一刻,左胸口死寂已久的地方被砰地被击穿。

只一秒钟,他就知道,两年间所有的努力都是枉费了。

他从来没办法真正把这个人放出心防以外。

叶修呢?叶修甚至不知道他会对自己有这样大的影响。

输到这个地步,太耻辱了。

黄少天蜷缩在酒店的床上,无声地卷紧了床单。

尽管这场失利没有任何人知道,他还是觉得无尽的痛苦和难堪。

他用了两年时光,去适应一个没有对叶秋的喜欢的崭新世界,就在他终于以为适应了没有寄托的生活、与叶修止于朋友的关系、不必再小心翼翼的心情之后,叶修只用一个照面、一点碰触,就将他打回了那个敏感、患得患失的自己。

真是一败涂地。

他以为叶修的事情是一道旧伤,是已经成为过去的黑历史,翻个页就都好了。没想到这个被他埋到内心最深处的秘密还会有一天被赤裸裸地挖出到他眼前,泛着陈年发了酵的剧毒,令他不能无视又不敢触碰,只觉得蚀骨地疼。

评论(22)
热度(140)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