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江湖夜话 04

本章3596


>

  叶修一套拳慢条斯理地打了两遍,收势,气定神闲地立在地中间。

  黄少天敷衍地拍了拍手:“原来你早上就练这个?堂堂叶修叶大侠,我还以为你该会用些什么精妙高深的招数,这套拳就算小孩子也能会的,或者教给老人用来强身健体也合适。你不会是想把上等武功都刻意瞒着不让我知道?”

  叶修一笑,问他:“那你看懂了吗?”

  “这有何难?”黄少天跳下床,一边依样做了一遍,一边嘴里叨叨念念仍旧不停,“蓝溪阁日常考校都不止这点水平。这套拳法就是再快一倍我也能看清楚,你打了两遍才发问简直是小瞧我。”叶修站在一旁看着黄少天比划,小朋友竟然做得像模像样。

  这套长拳一共三十六式,是他编出来教嘉世新入门弟子用的,的确是比较基础的套路,但毕竟是斗神所设计出来的,其中凝结的思路不同常人,只要按部就班地用心修习,便可窥见嘉世武学门径。单是从头练到不假思索地熟记于心,资质平常的孩子用上一两个月也是常事。黄少天随意坐在一边并没多费心思。只普普通通地看了两遍,身体各部位该何处发力何处收劲一点不错,再加之少年人肢体灵活身手矫健,黄少天武功底子又好,打起来一招一式收发利落,连叶修也不禁在心里赞一声好看。以他这份资质,难怪会说自己小瞧他,也难怪魏琛把他当个宝。

  黄少天使得比他迅捷许多,三十六式很快打完,抬头亮晶晶的眼看过来,等着叶修的表扬:“怎么样怎么样?”

  “不错。你既然觉得自己懂了,便攻上来试试,”叶修说着摆出了起手式,冲黄少天示意一下,补充道,“不过在房间内多有不便,我们只对招式,不加内力,不要损坏物件。”

  “好!”黄少天说话快动作更快,一个好字没说完就已经抢了上来。方才他坐在床边看的时候就已经暗暗想着该要如何破解叶修这一套拳法,叶修自己先提出来正中他下怀。黄少天立刻朝着他原来看准的破绽攻去,抬手直取叶修面门。叶修不慌不忙,变招格住黄少天手臂,身形微矮,却是向他肋下点去,黄少天一击不中,退步躲过,上前再攻。反复几次都被叶修一一化解。这可奇怪了,明明看准了是破绽的地方,打过去时叶修总是恰好防住,仿佛这套拳发明出来时就已经知道他要怎么攻,提前准备好了等着他似的。黄少天始终赢不过,不禁有点泄气,叫停坐回床边苦苦思索,明明这拳法初看时并没有觉得哪里神奇,他自己也打了一遍,并没有想到叶修刚才使的这些用法。难道这套拳法专长于防御?看叶修单打时没有这样倾向。可他为什么一点机会都抢不到?这世上绝没有能防得滴水不漏的拳法。那必是他们两个对打的人之间的问题,黄少天想了一圈,最后觉得问题恐怕还是出在叶修身上。

  叶修见他皱着眉一脸苦思,便放任他先想着,不去和他说话。从桌上取了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完,又倒了一杯递到黄少天面前。黄少天下意识接过,一饮而尽,回手将水杯交还,才发现是叶修给他的,愣了一下,突然跳起来说:“老叶老叶,我们反过来,换你来打我试试如何?”

  叶修答应,把黄少天的杯子放下,转身从正面攻上,黄少天学着叶修刚才所做,变招相迎,结果却是左支右绌,原本没有以为破绽的地方也被叶修带出了破绽,不多时前心被叶修轻拍了一掌,显然是输了。咬牙再战时,几次下来都是一样,黄少天暗暗心惊,幸好这只是比试,叶修并不用力,每次都是点到为止,若换了实战中被人打到这个地步,便是有几条命也不够用的。

  

  这下问题更严重了。出现这样的场面仅仅是因为两人熟练程度的差别,功力的差别,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呢?黄少天再度陷入沉思。

  

  叶修与他同行了几天,黄少天时时刻刻都是叽叽喳喳的,在他耳边吵着每个停歇,今天终于看到他不说话的样子,顿时觉得这小孩顺眼多了,很是顺手地揉了一把黄少天头发,笑道:“也不急在这一时,咱们先出去吃饭吧,等会还要赶路呢。”

  黄少天意外地没计较叶修又摸他头,起身抬腿便往外走去,心不在焉地嘟囔了一句:“可我还是不太明白。”

  叶修按住他,双手搭在他肩上,低下头直视黄少天的眼睛:“你想,我们是怎么学会这些招式的,又怎么才算学会了呢?”

  看一遍就会了啊。黄少天疑问地看回去,但他本能地知道叶修想要的不是这个答案。这问题他之前从未想过,一时不知道叶修要和他说什么。叶修也不再追问,由着他自己琢磨。


  许是真的十分困惑,白天一整天,黄少天走路时常会走神,言语上沉默了许多。叶修在他身边看着他,对这个安静些的黄少天好感大增,反过来主动照顾起这小孩。

  到了晚上,又赶到一处客栈投宿,两个人放下行李直接在店里叫了两个菜,过了一会,店小二送了上来,除了所点饭菜之外还多了一小壶酒。叶修诧异,问小二道:“我们没要酒啊?”

  店小二堆笑回道:“这是我们自家酿的,今日新开窖,掌柜的吩咐了,凡是来吃住的,每桌送上一小壶,给您尝个新鲜。”

  叶修点头答应,让小二出去了,随手把酒壶推到了黄少天一边。

  黄少天奇道:“为什么给我?你不喝么?”

  “饮酒伤身,习武之人以身体为根本,对这种问题自然应当多加留意。”叶修一本正经道。

  “少骗我了,你抽烟时几时想过对身体好不好了?一小壶酒你又装模作样的,只有这一点怕什么?”几天下来,黄少天对叶修也熟悉了,听他说话便知道不是真话,又想把他当小孩子哄骗,立刻不满起来,质问叶修。

  叶修没办法再糊弄,叹了口气,只得实话说道:“我酒量不好,你全喝了罢。”

  黄少天听他这么一说,立刻来了精神:“真的假的?有多不好?难不成连这一壶都喝不下?来我们一人一半,这样总行了吧?”

  “都归你。”叶修表示拒绝,闷头吃菜。

  “哈哈哈哈,原来叶修叶大侠一点都不能喝酒,传出去怕是今年江湖最大的笑谈。”黄少天开心地冲叶修做了个鬼脸。

  叶修调转筷子,拿另一头戳了戳黄少天的额头:“你知道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

  两人赶了一天路,都饿极了,你争我抢地很快把饭吃完,黄少天端起酒一口气喝了下去,故意摆了个豪气冲天的架势,叶修无奈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到床边收拾床铺。正在这时,突然肩膀从被后面被拍了一下,转过身看时被黄少天用力一推,叶修不知道他要做什么,顺着黄少天用力的方向躺倒在床上,没来得及做别的,双手已经被黄少天按住,只觉得唇上一凉,有什么温软的触感靠了上来,下意识吃惊地张开嘴,刚想问黄少天这是在做什么,却觉得被哺了满满一口液体,入喉辛辣,立刻反应过来大事不好,挣扎着想起来要推开黄少天时,没待挣脱,口中的酒液已经迫咽下了大半。黄少天含着的一口酒全部喂完,这才心满意思地放开按着叶修的手,直起身来,笑吟吟地看着他:“味道怎么样?我尝了一口,觉得很好喝,特地把剩下的都给你留了。”

  “胡闹……”叶修抬手擦了擦,还想再斥责他两句,舌头却不听使唤,紧跟着一阵头晕眼花,瞬时睡死过去。

  这下轮到黄少天大吃一惊,他确是想对叶修恶作剧,可怎么也想不到杀伤力如此之强,便是毒药也没这么快的。“喂喂,叶修,你不是特意逗我吧?”黄少天拍了拍叶修脸颊,又推了推他身子,叶修毫无知觉。

  竟然不是装的?天下竟然有酒量这样差的人?

  黄少天意想不到地以这种方式赢回一局,趴在他身边笑了半晌,才出去唤小二把碗碟收了,一切打理完毕,从房里关好门,熄了灯绕过叶修躺在里边。

  他抓住叶修的胳膊拗了几个奇怪的姿势,叶修躺在床上任他揉圆搓扁,黄少天从遇见叶修以来的火气一扫而空,心里很是快活,但叶修始终没有回应,让他少了许多成就感,他多想这会狠狠地嘲笑叶修一通,可惜叶修听不见,他也就没机会看到叶修惭愧地对他表示佩服。因此玩了一会便觉得无聊,挨着叶修老老实实地睡了。


  睡到夜半时分,黄少天突然警觉,猛地从睡梦中清醒过来,只觉得房间里似乎又哪处不对,悄悄地睁开眼四下查看,叶修仍躺在他身边,房间中并没有多了少了什么,也没看出哪里蹊跷。凝神仔细注意周围,终于从空气里分辨出一缕甜香,混在叶修身上的烟味里难以察觉。

  是迷香!

  黄少天虽然年纪不大,却是自小混迹在市井间长大的,对这些不入流的手段可说是亲切得很,嗅出味道之后立刻判明了类别,心里有了底,微微冷笑,你小爷爷我小时候就玩腻了的东西,也好意思拿出来显眼。何况他身边还躺着一位斗神,他先于这些人夜袭过一次叶修,当时叶修的表现还记在心里。黄少天虽然因为自己暂时打不过叶修觉得有点泄气,但同样也不觉得其他人有本事赢得过他。

  黄少天立刻屏住呼吸,暗暗从怀里摸出了两粒清神丸,自己先含了一粒,再呼吸时果然不再受迷香影响。刚想把另一粒递给叶修,突然暗叫一声不好!叶修晚上被他灌了酒,怕不是还没醒吧?

  黄少天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叶修要是没醒,不单没法帮他对敌,反过来他还需要护着叶修。他伸手推了推叶修,搬过他肩膀又用力摇了两下,叶修一动不动果真还没醒酒。

  糟糕。这可出了大麻烦了。黄少天倒吸一口气,迅速冷静下来。未来剑圣强大的机会主义者本能在这时显露出来,越是感觉危机便越是冷静。他飞快地思考着,叶修没醒,他便只能单打独斗,却不知敌人有几个,要怎么才能保护叶修安全……

  正想时,听到窗边咯吱一声轻响,窗开了。

  黄少天在黑暗中握紧了手边这柄寒霜剑,眯眼死盯着一个黑衣人蹑足潜踪,一步步靠近床边,手里一把匕首泛着冷森森的光,出手便向叶修心口捅来!

  

TBC.

评论(4)
热度(86)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