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光芒的信仰者
一点烟火的追随者
一束星尘的仰望者

【叶黄】江湖夜话 03

本章2257


>

  那凤梧山庄离蓝溪山倒也不是很远,只是一路山水交错,骑马是不行的了,须得走到梧江边一处码头换船过去才行。叶修虽然被邀请时早了解了四周方位,到底对岭南风土人情没有黄少天熟悉。黄少天又是极爱说话的,看到什么山水树木,花鸟鱼虫,样样都能讲上半天。

  叶修此前几次对上黄少天,都是直接出手赢过他,黄少天便赌气不说话了,虽然早看出他是个活泼灵动的性子,却绝没办法猜到他竟然这样话痨。头一个时辰听他叨叨念念还觉得有趣,直到黄少天开始叫他歇会快喘不上气了,叶修无奈地把水囊递给他,只盼这水能永久地堵上他嘴。

  

  

  一天下午,叶修和黄少天来到一处河边,从蓝溪山下来山河众多,若是寻常小溪流,二人驾起轻功一跃便过,只是这条比之前所见宽阔许多,叶修水上漂的功夫有限,自忖要过去须费点力气,黄少天的内功远不及他,恐怕还是寻条渡船比较稳妥。正要和黄少天商量稍绕一下路,一转头,黄少天已经飞身到旁边树林,不多时,便见他拖着两段粗枝出来。叶修奇怪,过去搭了把手,问黄少天:“你这是要干什么?”

  “省得行李湿了呀?”黄少天反而奇怪地看回来。

  叶修眼睁睁地看着黄少天把木头绑好推下水,将两人行李固定在上面,伸手便开始脱衣服,叶修阻止不及,习武之人穿的短衣原本穿脱容易,黄少天手又快,一把拽下去,少年尚未发育完全的胸膛露出来,白得晃晕了叶修的眼。

  叶修用力冷静了一下,问:“你打算游过去?”

  “不然呢?”黄少天眼里一脉天真,叶修突然觉得什么都问不下去,黄少天反而凑近了两步,想到什么似的,眼睛一亮,神神秘秘地问:“喂,叶修,你该不是不会游泳吧?”

  叶修点了点头。

  “你不是江南人?传说中的江南水乡竟然有人不会游泳?”

  “江南人也有不会游泳的,不过我出身燕北,只是嘉世在江南罢了。”

  “这可麻烦了……不然我来教你游泳吧!很快就能学会的。”黄少天眼珠一转,出了个新主意。

  叶修出门向来不看黄历,万万没想到还有这样一劫:“算了吧,你不害我就不错了,教我?”

  “哎哎哎,这话我可不爱听,我什么时候害过你?我只不过想看你出糗寻开心罢了,你诬陷人是要负责任的。”黄少天毫不掩饰自己的真实目的。

  叶修还在犹豫,黄少天拉住他便往水里拖,叶修连忙加劲免得被他扔进水中,说道:“我自己来,我自己来。”说着也把衣服脱掉,和黄少天的放在一处。河岸边的水流清浅,他向前走了一段,直到水没到腰腹间,被晚春还有些凉意的水冷到,才猛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做什么?

  叶修苦笑了一下,好在这么看起来,这河水中间能没过人的地方不太宽,河边可以踩着地行走,稍微放心了些,回头看黄少天跟了过来,水却快到他肩了,不禁莞尔。黄少天没注意到他在笑这个,过来拉住他手便叫他先往水里沉一点,试试能不能浮起来。

  叶修心想这次逃不了被他看笑话了,心一横向水下扎去,双手紧紧地握住黄少天的。

  心里豁出去之后,倒也不觉得太难办了。叶修试了几次,竟然都很顺利,便大胆地放开了黄少天的手,结果再试一次立刻呛了水,黄少天大笑着过来重新拉住他。一连喝了几回水,叶修终于掌握了身体的平衡,能漂浮之后便自己试着扑腾几下蹬蹬腿,竟也能在水中移动,只是姿势不太雅观。黄少天看叶修自学成才的狗刨,乐得拍着水面放声大笑。叶修被他拍开的水花溅了一脸,扑过去抱住黄少天一个用力把他往前拉了几步。黄少天个子矮,本来就只有头露在水上,这下脚底够不到地,勾着叶修趴在了水面上。叶修只是想和他开个玩笑,也没放开手,倒是黄少天主动把他推开,扬起头得意地冲他笑:“怎样,想暗算我?”叶修见他笑得骄傲,不知怎么,也跟着他笑了。

  两个人游过河去,叶修到底是第一次,中间虽然有惊无险,却也害得黄少天大为紧张。到得岸边,叶修紧走几步,干脆趴在了一块大石上面。黄少天把行李拖到干燥的地方,折回来把衣服往他旁边一放,在他身侧坐下:“快起来。”

  “饿……”叶修翻过身面对黄少天躺着,眼巴巴地看着他,“原来游水这么容易饿,有吃的吗?”

  “干粮在那边,自己拿。”黄少天不为所动。

  叶修扯了扯黄少天手:“我饿得起不来了。”

  黄少天跳起来甩开他手,见叶修仍是一动不动,一时肝火上涌,抬腿便把人踹了下去。

  叶修躲也不躲,顺势滚下石面,倒在河水中仍是不动。

  黄少天见叶修直挺挺地倒下水里,心下暗吃了一惊,莫非他真已耗尽了气力?还是抽筋了不能动?要是他全没防备这一下受了伤,那可是我的罪过。慌忙奔过去看时,叶修被温暖的太阳光晒着,舒服地眯着眼,怕是他来迟一步便会睡去。黄少天怒火更甚,忍不住抬腿又踢了他两下,这次他没敢用力,叶修却一把抓住他的脚踝:“黄少侠,拉我上去吧。”

  “靠靠靠靠,你这个大骗子!”黄少天挣了两下没挣动。

  叶修死不松手,道:“公平交易,你踢我三下,换带我走一段,不过分吧?”

  “连吃亏都要用来算计人,你这人下限呢?被鱼吃了吗?”黄少天无法,蹲下身来和他商量,“起来,你这样我不好走,我让你撑着就是了。”

  叶修大喜,抬起身勾住他肩站起身来,黄少天不情不愿地抱住他手臂,让叶修趴在他背上往前走,叶修几乎把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身上,黄少天吃力地走到包裹边,用力把他甩下。叶修也不恼,径自去翻吃的。两个人胡乱吃了点东西,重新上路。到晚上,赶到一处村镇住下。

  夜里,黄少天躺在床上看着不远处叶修安然的睡脸,耳边听着他均匀的呼吸声,只觉对他又恨又气,这么懒的人也能成为大侠?魏队还千叮咛万嘱咐叫我像他多学习,和他能学到什么?撒泼还是耍赖?胡思乱想间不觉睡去,第二天一早醒来,叶修已不在床上。

  黄少天坐起身来,叶修正在地上打一套拳,江湖门派之间练招式时通常最忌彼此偷看,叶修看他醒了却也不避讳,黄少天便坐在床边大模大样地观看起来。


TBC.

评论(3)
热度(84)

© 江临华夜 | Powered by LOFTER